互联网保险行业的“冰与火”,6年已逝为何依旧“赚钱难”

▲点击上方[互金观察站]关注
我在这等
在保险的江湖,目前市场上拥有互联网保险牌照的公司仅四家:众安在线、泰康在线、安心财险和易安财险。然而,与同样成立时间不久,同样为金融创新业务的民营银行业的“红红火火”相比,这几家互联网保险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
从2013年我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6个年头,曾经顶着“国内四家持牌的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光环,由于突破了“时间”、“空间”的销售限制,互联网保险更容易渗透到寻常百姓家,原本拿了一手好牌,历尽了闪耀、褪色、黯淡的漫长时光,跌跌宕宕中行至当下。
据2019年一季报显示,除了众安在线在2019年一季报中实现了扭亏,泰康在线、安心财险和易安财险,依旧挣扎在“赚钱难”的盈利边缘。从今年一季度净利润收入来看,安心保险亏损0.014亿元;泰康在线一季度净亏损1.63元;易安保险1季度净亏损1.64亿元,亏损金额约为去年同期的两倍。
这背后,监管罚单、投诉高企,产品同质化,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互联网保险”诸多期待的背后,这是行业的囚徒困境?公司战略的问题?还是二者兼有?
用一句歇后语来形容“做互联网保险犹如罗锅上山”一点也不为过。
不理性,“保险投诉”高企
“百十元保费撬动百万元医疗保额”、“一个月一杯咖啡的钱换父母一生的保障”这些宣传标语,先不论是否存在一些水分和误导,这两年确实让一些曾经非常排斥保险的人,开始慢慢接受保险,为这些潜在用户未来成为真正的保民,打开了一扇窗。不过,接受过程同样夹杂一丝“苦涩”,在互联网保险迅速发展的同时,相关消费投诉亦大增。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2019年上半年保险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通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共接收涉及保险公司的保险消费投诉48194件,同比增长0.61%。
上半年,众安在线排名财险公司销售纠纷投诉榜第一名,安心财险更是位居涉嫌违法违规和亿元保费投诉量榜首,涉及71件;易安财险37件,排名第2;泰康在线7件,排名第9;众安在线9件,排名第8,同比增长8倍。
在涉及财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投诉情况中,众安在线1867件,同比增长165.95%;安心财险1118件,同比增长74.96%。两家公司在投诉量前10名中分别排名第3位和第7位,均远高于行业均值。
从用户投诉情况看,焦点集中在,销售告知不充分或有歧义、理赔条件不合理、拒赔理由不充分、捆绑销售保险产品、未经同意自动续保等问题。
比如,短期健康险的代表百万医疗险为例,凭借低保费、高保额成为最热门的“网红”保险产品之一。拿近期拟赴美IPO的惠泽保险网、水滴保险商城、京东金融APP在售的安心财险百万医疗险;百度旗下度小满在售的泰康在线百万医疗险等为例,已经成为十足的“网红”产品。
例举水滴保险商城在售的安心财险百万医疗险,在产品宣传页中“水滴百万医疗险2019”显示,首月1元,次月起11.5元/月。宣传文案还提示:5大选品理由,比如保障范围内,不限疾病、意外,省心更无忧,肺炎流感、癌症心脏病、摔伤烫伤等意外;不限社保范围100%报销等营销噱头。
再比如,泰康在线推出的医疗保险产品,在度小满APP上这样介绍:“最高600百万保障121元起/年,意外伤害/疾病全保障,突破社保,最高了连续投保至99岁。”
“直到99岁,相当于终身保障。”这种宣传带有明显的误导性,连续续保并不是保证续保,一旦产品停售,便无法续保。而且随着消费者年龄增加,费率升高,保费也会水涨船高。
一些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由于混淆连续投保与保证续保,百万医疗险引起了投保人的投诉,并被银保监会点名,这一“网红”产品一时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一名分析人士则认为,互联网保险的市场竞争激烈,是造成无序竞争的原因之一。“部分企业急功近利追求利润,尤其是小的保险企业和平台,甚至将互联网上的以“物美价廉”的低价倾销手段,作为一个获取客户的渠道。”
监管趋严,互联网渠道或生变局
事实上,与民营银行“一行一店”监管限制类似,作为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互联网保险公司最大的特点同样是不设分支机构,也就是保险产品的销售、承保、理赔皆线上进行。这种轻资产的模式,曾经引来众多传统险企的羡慕。
看似轻资产的背后,却是一把双刃剑。由于严重依赖外部渠道引流,导致高额的渠道成本。新兴的渠道比如BATJ互联网流量巨头、自媒体、抖音用户等,均属于公司的引流入口,但在此类分销渠道中,并非所有都符合监管要求。
一位保险公司高管表示,“做保险的,最要不得的就是大忽悠,特别是那些利用专业优势来忽悠的。因为销售误导,保险行业形象一直不太好,监管是时候出手,管管那些只会忽悠、打擦边球的人了。”
针对乱象,目前北京出手率先整治。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整治互联网保险的《北京银保监局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其中,针对保险机构与第三方网络平台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合作,北京银保监局给出了禁止性规定,第一,平台不得参与保险业务的销售、承保、理赔、退保、投诉处理、客户服务等保险经营或保险中介经营行为;第二,平台不得将保险产品与其他非保险金融产品同时展示,或作引人误解的对比宣传;第三,平台不得代收保费,保费与其他经营项目费用合并收取的,应做到实时分账至保险机构所属专用账户。
第三方网络平台,是指备案运营主体、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ICP)归属机构不是保险机构,为保险机构的互联网保险业务提供网络技术支持辅助服务的网络平台。
除第三方平台外,《通知》要求保险机构在销售人员管理、服务费支付、信息安全管理、管理责任划分等方面加强规范。其中,明确管理责任划分,保险机构对利用第三方平台开展的保险销售业务合规性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银保监局此次发布的《通知》措辞严厉,这也是一个信号,意味着下一步的互联网保险监管方向必将更加严格。
北京银保监局《通知》的下发,可能引发互联网保险渠道的变革,“随着北京银保监局《通知》的实施,不同互联网渠道的格局将发生变化,互联网险企通过第三方网络平台取得的保费收入,不排除将大幅下降。”该业内人士表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