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富平惠孟运|花椒漫谈

八月初秋,凉风混搭着暑热,从早到晚如同经历春夏秋三季,这大概是“一日三秋”的新解吧!得了雨水的秋庄稼像吃饱了饲料的猪一样,“噌、噌”的生长,连空地里的野草也撒着欢,一茬割了,要不了半个月,又是一茬。苹果、柿子还早,鲜红的花椒密密匝匝地斜挂在枝头,伴随地面蒸发的热气,氤氲着麻香,扑醉了忙碌采摘的人们。
花椒原来是山坡、沟畔等边角贫瘠土地上的产物,在“以粮食为纲”的年代,它只是老农们零馨星栽在地头屋后,给自家提供调料的一种杂树,谁也没把这浑身长满刺的东西当回事。
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质量的提高,各种大小饭馆、火锅店生意兴隆,花椒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价格也逐年见涨。花椒树种植成为农民发家致富奔小康的产业,迅速的扩展开来。远的有四川的“蜀椒”、甘肃的“天椒”、近的有秦岭南麓的“凤椒”,韩城的“大红袍”花椒…等,一到采椒季节,田间、院落、街道、村巷,连过往的火车、汽车上都是麻麻的椒香味。
我的家乡富平也是花椒的盛产地之一,从县西北的宫里、曹村,到县东北的薛镇、老庙,花椒林以巨大的扇形沿着乔山余脉的将军山、金翁山、菩萨山、金粟山等…辐射展开,成为金秋季节一道美丽的风景。
富平花椒品种以“齐椒”为主,其特点是:“穗大粒多、皮厚肉丰、色泽鲜艳、香味浓郁、麻味适中。”据说,“花椒”一名,最早的文字记载在收录西周时期民间诗歌的《诗经》里。古代人认为花椒的香气可辟邪,最早是做香料用的,《诗经周颂》曰:“有椒其馨”,意思是“花椒香气远闻”。可见中国人在二千多前已经开始利用花椒了。富平作为“周秦”故地,花椒的种植历史当和《诗经》记载的年代应该差不多。
花椒树相对其它果树要好经管的多,它对土壤的要求低,只要有些许水分,在石砾岩缝中也能生长。冬春季节简单的进行些修剪,定好树型,便能长得枝繁叶茂,横逸斜出。花椒树最繁重的活就是成熟时的采摘了,那是只能由人手工进行的工作,目前还没有机器可替代。花椒必须当天釆摘当天晒干,不敢湿捂,否则花椒颗粒就会发黑;花椒是个干净东西,不能用手过多摸搓,否则颗粒就会失去新鲜。所以乡亲们收获花椒时很辛苦,伏暑季节天微亮就进了地,在硬刺芒尖的树枝上掐、衔、择、摘,划的手上、脸上、胳膊腿上全是细细的血痕。脸上脖子上浸出的汗不敢用手揩,那热辣辣的麻烧能让初次摘椒的人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古诗云:“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摘花椒的辛苦远甚于兹,可谓:“谁知篮中椒,颗颗皆扎心”。
有播撒就有收获,有付出必有回报,丰收的喜悦会冲淡筋骨的劳累,为了美好的生活再辛苦也值得!这扎人的花椒啊,承载了多少希望和苦乐哟!
个人的“毛病”,赋个小诗做文末结尾吧!
棘针细刺柔枝长,丛木无华生山岗。
坡脚渠沿挂绿裙,沟垴崖头钩红装。
烈日暴晒成熟季,伏暑酷热采摘忙。
挥洒辛劳和汗水,追梦路上满椒香。
作者简介
惠孟运,男,1977年3月5日生,陕西省富平县薛镇宏化村人,笔名清鸿,微富平文化顾问,西安铁路局基层单位职工,喜好传统文化和诗词。
文:惠孟运 图:微富平编辑供图
点“阅读原文”进入“微富平主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