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寻梦环游墨西哥

中南美洲的城市永远迷幻又美妙,历史让她们成为混血,糅杂了美洲的热情神秘和欧洲的典雅精致,经过岁月的洗练,最终融为自成一派的万种风情。墨西哥的城市也是如此,周围的景物有时会让你想起波澜壮阔的大航海、宏大的玛雅金字塔,或者是把你带来墨西哥的那个故事。
命中注定来到亡灵节
必须承认,专程请假飞墨西哥是我喝了酒之后做出的冲动决定。但是当亡灵节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我顿感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墨西哥城2000万人都加入了这场盛大的狂欢——音乐,在广场上彻夜不断;大脑,能不停地感知到多巴胺所带来的欣快感。到处都是整蛊搞怪的孩子,大人们穿着奇异装束争奇斗艳,冷不丁就会有个“恶鬼”从角落里跑出来吓你一跳,舞蹈,音乐,尖叫,欢笑,整个墨西哥城一夜之间变成了亡灵世界的大趴体。
在慕尼黑品过啤酒节,在里约疯过狂欢节,在清迈爽过泼水节,在巴布亚玩过山谷节,兜兜转转下来,我可以非常负责地告诉你:墨西哥亡灵节,是全世界最好玩的节日!
从墨西哥回来后,我给我四岁大的孩子看了亡灵节的照片。热衷玩《植物大战僵尸》的他非常好奇,拉着我一个劲地追问照片上每一个“僵尸”的名字,还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节日?”
于是我陪他一起看了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制作、以亡灵节为背景的动画片《寻梦环游记》。故事讲述一个鞋匠家庭出身的12岁墨西哥小男孩米格,自幼有一个音乐梦,但音乐却是他家庭的禁忌,他们认为自己被音乐诅咒了。在米格秘密追寻音乐梦时,因触碰了一把吉他而踏上了亡灵们生活的土地。每年的亡灵节,逝去的家人都会返回人间与亲人团聚,但从来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去过亡灵的世界。米格被多彩绚丽的亡灵世界所震撼,而更令他的惊喜的是,他在那里与早已逝去的父亲埃克托以及祖辈们重逢,一家人则想进办法要将米格重新送回人间……我的本意是想通过这部动画向他做个快乐的科普,但看到埃克托将要在米格面前消失的时候,作为一个父亲我在孩子面前潸然泪下。
亡灵节,这一天是生者与逝者共同的节日,但对于那些无人祭祀的亡灵而言,则是又一年的伤心日。被误会抛妻弃女的埃克托,其实一直渴望回到家里,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死去后他也从未放弃归家之路。因为他的coco,他的宝贝女儿还在等着他,她是这世上最后一个还记得他的人,他怎么能放弃。
当影片中埃克托唱起那首《请记住我》,那段歌声与德拉库斯演绎的完全不同,没有华丽的舞美灯光,没有绚丽的编曲,吉他缓缓奏响,这是一首唱给女儿的歌,是很久以前,一位父亲对孩子的爱与歉意。
Rememberme
记住我
ThoughIhavetosaygoodbye
虽然我不得不说再见
Rememberme
记住我
在墨西哥,还有很多和埃克托一样,追求着音乐梦想的父亲,有时候,他们只能穿着廉价的西装,流落在寒风中,靠街头卖唱来支撑家庭,但不管如何,只愿他们,都能与家人不离不弃。
也有很多和米格一样可爱的孩子们,但愿最初的梦想能陪着他们一起成长,让他们早早学会关于爱与家人,关于梦想与责任,关于勇敢与牺牲,关于我们每个都拥有的不能忘记的人。
家庭中总会有新成员的诞生,也有长者的离去,亡灵节来临,就让他们跨越生死,重逢在音乐声里。
来吧,我这就带你们去墨西哥城的亡灵节——
墨西哥初印象
墨西哥是彩色的,如同墨西哥人奔放的性格,你一下飞机,就能被直接拉进他们的奇异世界。所以地铁站总是播放着荡气回肠的西语歌曲,沙哑的饶舌音,勾人心弦的班左琴,在你心间回荡。当你刚好感受到阵阵悸动,一大片彩色的房子瞬间就出现在了你面前。
如同梦境一般,华丽的墨西哥之旅将一点点的为你展示她的缤纷,绝不让人失望。
他们喜欢音乐,在每一个广场上都能看到“玛丽娅奇”这种流浪乐队的身影,大沿布帽,夸张的彩色西服,大提琴、吉他、手风琴、长笛,随时为每一个需要音乐的人送上关怀如同米格的曾曾曾祖母,即使头发花白,年华老去,但只要音乐响起,我依然可以翩翩起舞。

我入住的是墨西哥老城里一间叫“Regina Hostel”的青旅。三楼住着一名画家,他正在计划,把这里所有的墙都涂上颜色;二楼有一个吉他手,当他唱起那首“Estar Contigo”时,整栋楼都会为他鼓掌。
感谢墨西哥,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电影开头,我放下了背包,望着青旅老板正在柜台前精心整理的应季橱窗,我知道,属于墨西哥的下一个高潮就要来了。
来吧 迎接一场狂欢
欢乐,思念,团聚,就是亡灵节的三大主题。
街角吹萨克斯的男子为我拉开了亡灵节的序幕,一曲《Luna De La》像是电影的开场曲,我坐下来听了一个小时,给了三次小费,每一次他都弯下腰表达着深深的谢意,我倒觉得大可不必,因为是他饱满了我一整天的精神,请接受我一丁点卑微的谢意。

墨西哥的三年级小学语文课本上写着:“11月1日的亡灵节是我们为纪念那些已经不和我们在一起的人举行的节日,这不是一个悲伤的节日,这是一个团聚的日子……”
早年间,生活在墨西哥的阿兹特克土著每年冬天都要举行仪式迎接死去的人们回家,土著相信死者能从节日的欢乐程度判断出自己的归来受不受欢迎,所以在这几天,活着的人会大肆欢庆,表达热情。据说亡灵们越开心,活着的人就越能享受到祖先的阴泽,粮食也会高产。
16世纪初年,西班牙殖民者的到来也没能改变这个传统,反而使得亡灵节的节日氛围变得更加浓重了,并成为了墨西哥及中北美洲地区最为重要的节日。
亡灵节来临之际,大家会在灵台上摆上逝者的画像或者照片,用万寿菊铺路,然后再把自己打扮成骷髅架子的模样,等待另一个世界的亲人跨过菊桥,一起团聚。
彩色的窗花会装饰祭坛,代表风神的守护,供奉那些最值得尊敬的先辈,比如画家弗里达·卡洛,比如前总统塔瓦雷斯,比如圣女瓜达卢佩,比如著名的墨西哥摔角运动员埃尔桑托,这些名人都曾经出现在电影《寻梦环游记》中的歌神大派对里。
这不是一场随意的cosplay
为了和另一个世界的人相遇,墨西哥人都会打扮成鬼怪的样子,服装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大片拍摄般的精致程度,连道具的材质都极其讲究。可以说,墨西哥人对于过这个亡灵节,认真地有点儿可怕。
所有人都在等待夜晚的到来。
路旁的“恶鬼生产车间”加快了制作的节奏,当亡灵节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墨西哥城的每一条巷子渐渐都开始变得拥挤,“鬼怪”们都自觉地加入这场欢快的游行,全墨西哥城2000万人都成为了这场盛大狂欢的一份子。
音乐在广场上彻夜不断,大脑能不停地感知到多巴胺所带来的欣快,舞蹈、音乐、尖叫、欢笑……整个墨西哥城一夜之间变成了亡灵世界的大派对。

这是一个盛大的化妆舞会,每个人都乐于同你分享他们的快乐,他们毫不吝啬地在你镜头下展露笑容,孩子们甚至还会慷慨地将他们讨到的糖果分享给你,然后在你耳边说上一声“Felice fiestas”,温暖的感觉会久久弥漫在你的胸腔,愉悦着每处神经。
虽然在这28000平方米的广场上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我却感受到了像家一般的自在。
谢谢你,墨西哥!
尾声
在朋友圈发布亡灵节的照片之后,有很多朋友都来问我,怎么给祖先过节,墨西哥人这么不严肃?
确实,相比中国清明的庄严肃穆,墨西哥的亡灵节十分欢快多彩,但无论是用一缕清香寄去人间的问候,还是用绚烂的鲜花铺就回家的路,表达的都是生者对死者的爱与回忆。对于逝去的人,我们宁愿相信他们不是离去,而是在另一个世界等待着重逢。在这一天,他们会享受人间备下的美食,回到家中与家人重聚;在这一天,他们能收到人间供奉的金钱与物资,听到家人的唠叨与祈愿;在这一天,我们在同一个世界里,在世俗中团圆着。所以,大可不必忧愁惨淡,对着灵台露出笑容,我们过得开心,相信他们也会开心。
Tips
01亡灵节的举办时间
日期固定,每年的11月1日是“幼灵”节,迎接故去的孩子;2日是“成灵”节,拥抱远逝的大人。
02亡灵节的活动
亡灵节大游行:一般在10月下旬,日期不固定,在亡灵节前大约1个月宣布。游行从新城的Estela de la Luz开始,到达老城中心的宪法广场(Zócalo),总路程为7公里。你可以在游行中欣赏到各式各样的花车和骷髅人偶。
正式活动:从10月28日开始,墨西哥城中心的宪法广场(Zócalo)就开始布置亡灵节的展品及少量音乐活动。

10月31日晚,亡灵节的活动正式开始,人们画上了骷髅妆在宪法广场聚集,争奇斗艳地比较着造型的奇葩度,大型音乐会晚上20:00在宪法广场唱响,嘻哈,摇滚、蓝调、爵士、尊巴以及其他墨西哥传统音乐,一如电影中歌神举办派对时的场景。
11月1日,活动在夜幕降临时达到最高潮,全墨西哥城2000万人都加入了这一场狂欢,整个城市就像一座巨大的“鬼城”,大家都在街道上游走着,到处是索要糖果的可爱小鬼和整蛊搞怪的成年人,整个活动会持续到凌晨。
11月2日,人们会前往郊区的公墓祭奠逝去的亲人,很多活动都会在墓地举行,城市里依然还有少量的庆祝活动。
墨西哥城的一些“必”体验
01墨西哥菜
似乎墨西哥城的每一个街角都有这么一家飘着烤肉香气的小店,人群像WIFI信号一样聚拢着,这是最受墨西哥人欢迎的食物,也是墨西哥的国菜,TACOS。
折算成人民币,也就1.5元一个,墨西哥的物价足以令每一个窘迫的年轻人惊喜。脆脆的玉米皮包裹着烤肉,小哥为我撒上洋葱末,又笑嘻嘻地为我加了两勺青椒酱,我知道,他一定会转过头和厨师偷笑,等着看我被辣哭的窘相。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你们玛雅老祖先的辣椒,早就在我们大洋彼岸的四川衍生出了千百种变化。身为地地道道的四川人,我立马卷一个U形送进嘴里,给墨西哥老铁直播个一口吞!
02墨西哥音乐
如果你喜欢墨西哥的传统艺术,请不要错过艺术宫(Palacio de Bellas Artes),每晚8点都有一场别开生面的传统音乐表演,最便宜的票价的是200比索(大约70人民币),由墨西哥国家歌舞团承办,质量极高。
03龙舌兰酒博物馆
在墨西哥城的龙舌兰酒博物馆(Museo del Tequila y el Mezcal),你不但能了解墨西哥国酒的历史和制造过程,还可以亲自尝试鉴别不同种类龙舌兰酒的差别。

到达方式:乘坐地铁8号线在Garibaldi站下车后步行5分钟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三、周日13:00-22:00,周四、周五和周六13:00-次日0:00
门票:90比索,12岁以下儿童免费
本文刊登于《财富生活》8月刊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