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地堡”运抵新西兰,后面连串的计划是这样的

9月5日,彭博社有一篇非常详细的报道,关于美国硅谷的超级富豪如何制定“末日逃亡计划”,而这一规划,和新西兰极有关系……

硅谷。一群行政总裁之间的谈话。话题逐渐变成:如果世界末日即将到来,那么该如何应对。引发这一担心的可能情况包括:生物战、新型病毒引发大饥荒、或者人工智能统治全球。



于是,更详细的计划产生了。
首先,你需要储备必要的东西和财物,能带你离开灾难降临的地方。

另外,必须要有交通工具,迅速脱离走向毁灭的普罗大众(也许是僵尸)。

然后驾驶私人飞机先来到内华达,

在那里的机场,富人朋友们正在这里汇合,跨大洋的飞机已加好油随时可以起飞。

飞机必须是这种航程1万公里以上的私人飞机,作为事先协议的一部分,飞行员的家属获准同机飞往新西兰。以上的这些画面当然是假想的,
但是,
实实在在的行动也已经在发生。
最近几个月,有两个150吨重的生存掩体,通过陆路和海陆,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仓库运到新西兰海岸,在那里,这些“末日地堡”被埋在地下11英尺处。
这是首次披露“末日地堡”已经来到了新西兰——此前的末日计划一般只是在新西兰买房而已。
彭博社引述制造商的说法称,新西兰已经埋了7个,包括最近几个月埋的2个。
登陆这家制造商的网站,我们看到的“末日地堡”的制造过程和内部大概是这样的:
这个制造商的总经理Gary Lynch表示,已有7位硅谷企业家从Rising S公司购买了地堡,并在过去2年内运到新西兰埋好了。
填埋并不太难,填埋的场景是这样,但这张借用的图不是新西兰的:Gary Lynch说,当出现灭顶灾难的迹象时——比如核战争威胁,致命细菌爆发,或者一场针对顶层1%人口的法国大革命式的起义——这些将乘坐私人飞机来新西兰避难。
他在达拉斯东南部德克萨斯州Murchison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道,“新西兰不是任何人的敌人,不是核目标,不是战争目标。有一天会成为人们寻求避难的地方。”新西兰的孤立一直被视为最大的经济障碍,但这也是其最大的资产之一。

地处偏远的新西兰离澳大利亚还有2000多公里,新西兰人口480多万,绵羊数量6倍于人口。新西兰不但在“反乌托邦”思潮中变得更加受欢迎,近年来还成为科技企业乐于选择的孵化地。

37岁的Reggie Luedtke来自硅谷,是一名生物医学工程师,他10前月前加入了新西兰Sir Edmund Hillary Fellowship项目,这是新西兰一个鼓励科技创新者安家的计划。
新西兰允许基本上通过投资者签证购买居住权,富裕的美国人通常通过收购富丽堂皇的庄园把大量财富带到新西兰。过去2年,仅南岛皇后镇地区就有超过10个美国西海岸富豪在此购买豪宅。而今年8月,新西兰立法禁止外国人买房,这可能意味着今后美国富人要先移民再安置自己的避难所。新西兰的The Investor Plus Visa投资移民项目,要求至少1000万纽币(670万美元)投资三年,在2017年财年一共吸引了17位美国申请人,这是川普总统上任以后的变化。而在此前,美国人一年平均6位申请人。
这几年,美国富人买房也引起了一些争议,包括PayPal的亿万富翁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他在新西兰仅仅花了12天时获得公民身份后引发了政治风波,引发“新西兰护照专卖富人”的指责。现年50岁的Thiel目前在新西兰小镇瓦纳卡拥有价值千万元的住宅,占地477英亩(193公顷)可欣赏到雪山景色,他还购买了皇后镇的另一处房产,并配备了一个安全房。新西兰前总理John Key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John Key
“如果你是那种担心世界末日Armageddon发生的人,你会找最远的地方,最安全的环境——你用google搜会发现新西兰就符合……她被形容为撞上南极前的最后一站,我听到很多人说,如果世界完了,他们想能住在新西兰。”

John Key
“新西兰人听到这种说法会觉得疯狂而可笑,但对那些富人来说是有意义的……
世界上有些人非常富有,当你有那么多钱时,为‘B计划’分配一小部分资金,也不算太疯狂。“

彭博社的报道说,最近硅谷有3个晚宴中,客人们讨论了逃到新西兰的话题。不愿透露姓名的参会者说,这些都是私人晚宴。
其中一次,一位著名的投行管理人说了他的计划,包括他准备的枪支,准备的摩托,可以让他迅速赶往自己的私人飞机所在地。
另外一位则表示,生物战是当今文明的最大威胁,他也有一个包里装了枪支、抗生素、电池、水、毛毯、帐篷和防毒面具。
报道称,也许是美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末世情结”,开启了“新西兰逃亡计划”,到如今已经有7个硅谷富豪把他们的“末世地堡”埋在了新西兰。报道分析说,这批富豪小时候生活在冷战时期,小学里就要求必须演练duck-and-cover的紧急对策。从20世纪70年代的Heaven’s Gate(天堂之门)到20世纪90年代的Branch ,世界末日的信仰似乎永无止境。甚至就在6年前,许多美国人还认为世界会因玛雅人的预言而结束。
而硅谷人的不同在于,由于他们的权势和财富,他们不会把这种说法仅仅当成娱乐,可能会精心策划并付诸行动。
去年的达沃斯举世界经济论坛上,硅谷精英们也讨论了逃往新西兰的详细计划,富人们的危机感体现无疑,“会不会有一场针对全球1%人口的革命或者改变?”——1%的人就是他们。
“新西兰不是最完美的选择,因为如果末日事件是小行星撞击,地点如是太平洋则新西兰会第一批被毁。”但如果不是如此对新西兰不利的灾难事件,则新西兰存活概率超过其他国家。
这家制作末日地堡的公司Rising S称,卖给新西兰的末日地堡中,最贵的价格是800万美元。
地堡在从美国装箱运输前,被拆成较小的部件,每个需要装19卡车,来新西兰组装后,可称为1000平方英尺的地下堡垒。堡垒中除了厨房浴室卧室之外,还有手术室、食物储藏室、枪械室和图书馆。最近几个月抵达新西兰的2个地堡,一个先运到惠灵顿,然后穿过海峡到Picton,再从那里运到南岛West Coast一个小镇附近。
另外一个则运到了奥克兰港,从那里运到Northland地区一个偏远的地址。
新西兰海关一位发言人以隐私为由拒绝确认是否有地堡运到新西兰。厂家介绍:地堡抵达当地后,安装和埋藏只需要两周时间。当地居民多半不会知道在干什么。
一旦埋好,就再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了。“表面上看没有任何线索,连门也不会看到。”只能用GPS定位去找到地堡。
当美国富人来的时候,他们会出现在牛羊成群的牧场中,手持GPS在寻找着什么……这就是世界末日后的新西兰,这些顶级富人来到这里,和Kiwi们一起翻开了人类新的一页……
— the end —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