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小美好

我想跟你说晚安
?

文/S先生
假期,我坐车出门买东西。天气很暖和,晃动的公共汽车上,好多乘客都打起瞌睡来。我也不例外,看着坐在前后左右的老人、年轻女孩子,还有几个小朋友,都闭上眼睛歪着头入睡,我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醒来后,检查一下东西,都还在。只是,我发现口袋最外面的书沾染了灰尘。这很奇怪,我才从书店买的,崭新的装在口袋里,怎么会脏了?也许是人多拥挤,擦脏了吧!我拍了拍书,不再想这个事情。
旁边学生模样的小孩子插嘴说,刚才你睡着了,书歪出来掉地上,有人帮你拣起来了。
原来如此。
帮我拣书的人呢?我问。
前站已经下车了,小孩子回答。
城市那么大,错开了就错开了。我是不可能知道,是谁帮我把书拾起,放回袋子。我受了他小小的一点恩惠,无法对他说一句“谢谢”。他甚至没有叫醒我,悄无声息完成了一次小援手。
这样的事,生命当中当然还有很多,因为做的人觉得不值一提,常常缄口而过,以后自己都忘了做过。它们就藏在了时光里面,不为人知。这次碰巧有小朋友告诉了我,我得以知晓。
它们真切发生在我们身边。也许是你不在办公室,你的同事顺手帮你洗干净杯子;也许是你某天回家很晚,你的邻居喂了你的宠物小狗几块饼干,小狗得以暂免挨饿。等等。
中秋的时候,还看见一个好玩的事,在一份很小的地方晚报上。“临近中秋,老人就集体出来看月亮,边看边说,小谢就要来了。”每当提及中秋,海州区新坝镇养老院里的工作人员总这么说。
小谢一直给养老院中的老人送“节礼”,一送,送了十五年,谁能喝点酒,哪几个老人喜欢什么口味的月饼,肉要几分瘦几分肥的……这些都是她要细细过问的。
日子久了,小谢就变成了小街上的“头头”,在她的带领下,在这条街上做小买卖的人都会参与到她的“送礼”队伍中来。因为小谢,那些失去了子孙辈照顾的老人,在其他人团聚分吃月饼的那天,也能够好好过节日了。
到这儿,小谢就是一个送人以温暖,洋溢温情的好人。比起电影《桃姐》里,那些去养老院做做样子骚扰老人的明星和官员,强太多了。
不过呢,还有个意料之外的包袱。你知道老人们口中所说的“小谢”多少岁了嘛?
其实她已经71岁了。这个年纪,在我所在的本地方言里,已经是地地道道的太婆了。她的真名叫谢新兰。
衣着朴素、目光中透着温和的谢新兰说,“其实他们大多和我年龄差不多,为了让他们感受到子女辈的温暖,我情愿他们叫我‘小谢’。”
这个太婆真有意思。她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别人也开心的方式,过得有滋有味,皆大欢喜。
有这些个小美好,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因此而值得热爱。
今日晚安曲?
《母亲》神音乐队
(今天的晚安曲是我在新疆现场录制的来自新疆神音乐队演奏的《母亲》,独一无二无可复制的音律,让人沉醉痴迷,而后会有淡淡的心痛感怀。)
大家中秋快乐哦?
征稿!征稿!征稿!总是在个人微信上收到大家的一些投稿文字,但消息实在太多看不过来呀!所以……
不管是想讲故事、听节目有感,或者想发吻安独白、给节目投稿、提建议
请大家认准指定邮箱
xiaosudj@163.com
(也就是说其他渠道投稿都不算数的呀)
?
大家快把想说想写的都砸过来吧!
说不定还会在这和大家分享!!!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收听本期节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