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 红拂 越狱

这是藕的第106篇涂鸦
不怕念起,只怕觉迟
藕记
别当做是诗,是夜半呓语,偷个懒少码字。
顺便致敬王小波。

我囚禁了一部分的自己
在密闭的铁狱
只在极少的时候开放
仅在那时
才以完整的面目走出去
如果可以
我想去见你
以我临时拼凑的人形
面向你的那部分
饰之以芝兰
芳香而姣好
其余的不堪
全都藏进幽暗
我告诉过你
我昼夜数息
才能如处子般意守丹田
对所有执守不心生倦意
我没告诉你
我焚香沐浴
好让你嗅不到深锁牢狱的气息
只触到这片温香软玉
清晨总是清冽
黄昏总是肃杀
夜里总是静谧
而我的枕头一再洇湿
你的影子总是没入空寂
春天总是飞絮
夏天总是落雨
秋冬总是目睹残红
凋零了一地复一地
你的声音总在别的山谷响起
就这样
一旬又一旬
我被幽灵驱赶
他们势要令我寝食难安
我想你并不知道
身为囚徒的我
已无数次打败
张着血盆大口的危机
然后独自整理浑身的褴褛
征战仿佛已有规律
伤常常在左侧
靠近心房的地方
爱又刚好在右侧
两厘米的距离
却无法及时补给
好在我
渐渐学会
用夜晚作缝合
露侧颜来欢歌
并且用尽全力
去看山川雾锁
爱这无常四季
剩半颗心
等待
枷锁落地
我要即刻飞奔而去
庆祝
我以一己之力
越了狱
图片来自电影《小森林》
晚安,晚不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