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席尔献策,乔佛里纳谏——《权力的游戏》番外篇

五王之乱平息后,年轻国王乔佛里的铁王座空前稳固,又与高庭提利尔家族联姻,即将迎娶高庭玫瑰玛格丽·提利尔小姐,一时心情大好,步入议政大厅理政。案牍上有份法务大臣的呈文引起乔佛里的注意。呈文说最近半年君临城人口拐卖现象日益猖獗,跳虱窝(贫民窟)失踪的男女幼童数以千计,其父母心如刀绞,日夜嚎哭。据查失踪幼童都被人贩子拐到狭海对面的源凯城,女童卖作奴仆、雏妓,男童阉割送往无垢者军团训练为奴隶佣兵。“我的眼皮底下,竟有这等事?”乔佛里勃然大怒,下令速速缉拿那些人贩子,抓到了一律砍头示众。一旁侍立的派席尔大学士忙劝国王息怒,说人贩子可以抓,但不用砍头。“不杀?留他们浪费粮食?”乔佛里一声冷笑。“他们有用。”派席尔说。“你说人贩子有用?”乔佛里扔掉呈文,眼珠子瞪得滚圆。派席尔一哈腰,说,“陛下,人贩子的存在大大有利于您的统治。”国王没应声,一把抓起案头上那张鎏金十字弩,细细地把玩起来。派席尔面颊上常年婴孩般的潮红瞬间无影无踪,白得像垩石,岣嵝着腰身悄不声地朝大门口一步一挪。不想国王突然抬头说了句,“不许走,继续说。”派席尔咳咳连声地回到国王跟前,抹了把湿津津的额头,说,“陛下,如今五大伪王死的死逃的逃,王国最大的敌人就是跳虱窝那些贱民了,他们成天无事生非,尽说陛下您的坏话,咳咳……”“怎么说?”“比如您关心君临臣里妓女们减肥难的重大民生问题,招她们进宫分发狼牙棒裸身互殴,然后不忍心重伤者痛苦,亲自用十字弩帮她们中止性命,如此仁慈大爱,却被贱民们与前朝疯王伊利斯·坦格利安相提并论,简直太荒谬了!咳咳……还有,陛下将原价一个半金龙一磅的盐提价三倍,他们骂——”“这些跟人贩子有什么关系?”国王打断话头,抬起十字弓瞄了瞄派席尔的脑门,然后使劲将机括扳得轧轧作响。
派席尔浑身筛糠似的抖索起来,“陛,陛,陛下……有了人贩子,这些贱民就会老实多了。”“何以见得?”“陛下,最近半年里跳虱窝是不是比先前安分了不少?”“这倒是不假。”“陛下,跳虱窝不见了小孩,他家里人必然苦苦寻找,应该还会发动亲戚邻居帮忙。这样一来,人贩子每拐走一个小孩,就会带累一大帮人家,他们跟着懊丧,同情,恐慌,庆幸,幸灾乐祸,自然无心理睬盐价太高,更没闲心诋毁陛下您。”“人贩子越多,丢失小孩的贱民就越多,他们疲于奔命,自然顾不上抱怨这抱怨那的,哈哈,”国王放下十字弓,兴奋得直拍大腿,“有道理,很有道理!好,那就不杀人贩子,也不用抓。”“最好还是抓几个,”派席尔说,“能平息民愤,还能罚他们大笔赎金。”“那就全部抓来,缴了赎金的就说是良民抓错了,不缴的就是人贩子。”国王频频点头,食指摸了摸鼻尖,“大学士你怎么能想出这好的主意?”“陛下,这是从一本书里面看到的。”派席尔回答。“什么书?”“《商君书》,在学城听人说是东方大陆夷地一个叫商——”派席尔回答半句突然停了,因为国王又拿起十字弩,眯眼鹰隼一样地瞄了过来,随即身后门口砰的一声巨响。派席尔扭头瞧去,一只猫嗷——嗷地惨嚎,国王的弩箭将它肚皮射穿,钉在门的下沿,是太后瑟曦那只白狮猫,鲜血翻涌,染成了红狮猫。派席尔裆里冒出一股暖流,顺着腿流到脚踝,他尿了。—— THEEND ——
【作者】——王家永,网名镜子里,湖北安陆人,装载车司机,专业的。也是文学期刊《太白风》编辑,业余的。
更多文章,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镜子原创,可观可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