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轮渡,好久不见!

被遗忘的轮渡
重庆人的百年印迹
重庆这座码头之城
轮渡是近百年的首选交通
时光倒退几十年,那时候的重庆还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行走在码头岸边,耳旁不时传来轮渡汽笛声。
长江和嘉陵江在此汇聚,水深浪平,它就是天然港口。有港口就有码头,船来人往,成群结队的搬运夫肩挑背扛,喊着响亮的号子。
独特的自然环境以及千百年的风雨历程,重庆人塑造了属于自己的“码头文化”。
图源:鎏嘉码头
1938年1月1日,重庆主城的轮渡开航。坐船过江,曾是近一个世纪重庆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
那时的码头,停满各种各样的船舶,岸边就是街市,一个店铺紧挨着一个、人来人往,把那青石板小路磨得光润发亮。天还未亮,码头上就油灯闪闪,炊烟缭缭,卖早食的就开始呐喊叫卖。到深夜了,那小街上的酒馆、茶馆、烟馆…招揽着南来北往的行人,久久平息不下来。码头就像重庆城的嘴,不停地吞吐着,重庆城也就在这样的吞吐中发展起来。
图源:鎏嘉码头
到上世纪80年代,渡船数量达36艘,航线多达19条,平均每天超过10万人次的乘客量,轮渡迎来了最红火的日子。
不过,那时候不叫它轮渡,大家习惯叫它“过河船”。
还记得那个时候,进一次城不容易,得步行十几公里,再去码头坐过江轮渡才能进城。
那时,轮渡轮渡码头一般晚上十点收班,常常有些人赶不上末班船,就会直接在码头睡上一晚。
那时,在轮渡上偶然的邂逅,碰撞了多少爱情的浪花。
轮渡搭载着老重庆人走向了外面的世界,陪伴了他们走过最青春美好的时光。

时过境迁
轮渡渐渐淡出重庆人的生活
如今,轮渡与你的距离,从这么近变得那么远。远到快要忘记漫长岁月里,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走到码头和轮渡来一次“约会”而今回首过往,才意识到时光总是迈着匆匆的脚步,曾经携手乘船的人,也被逐渐老去。主城的桥梁修建速度增快、城市发展的步伐提速、轨道交通的普及…
大家渐渐找到了从桥上过江渡水的捷径,习惯了坐公交车、轨道交通、索道从桥上到达对岸的生活方式。
曾经人声鼎沸的轮渡码头冷清下来,很多轮渡航线几乎无人乘坐只得停航。
轮渡——这条江上的路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
江面上只剩下来来往往的货船、华丽的两江邮轮、停泊岸边的轮船饭店,轮渡的青春韶华仿佛随着时间逐渐远去。
但不管日月如何交替,时光如何变化,对于老重庆人而言,轮渡永远都是心中最难忘的一份回忆。

码头复航、两江夜游
重庆轮渡已经悄然复兴
去年一月,朝天门至弹子石码头轮渡复航,让不少人感叹我们熟悉的回忆又回来了!
南滨路和朝天门,仅仅一江之隔,看似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或许也是因为城市发展的太快,才给充满老时光味道——轮渡重出江湖的机会。
“弹子石轮渡码头”,7个鲜艳夺目的红色字体,好像无声地提醒着来往的人们,轮渡这种古老的交通工具已经悄然复兴!
沿着台阶往下走,江水拍打岸边,就连嗅觉也变得灵敏,那是独属于码头的味道。
汽笛声响,难免让人想起电影里面的场景:“挥手告别岸边佳人,但远方的风景却也依旧值得追寻”。
都说码头城市性格是粗犷的,可夜晚的重庆似乎更加妩媚动人。
两江夜游的推出,也让无数外地游客感受到了专属重庆的轮渡码头文化。
热火朝天一顿火锅后,买一张船票,看看这山城如此色彩斑斓。
随着夜幕降临,江两岸的灯光秀也逐渐开始上演,大剧院、洪崖洞、千厮门大桥……倒映在江水中,天空在映照下也显得五彩斑斓。
有人独自吹着江风,目之所及在不经意间总是能触动内心深处。有人说说笑笑,声音时高时低,“龙门阵”就该是这样。
乘轮渡看重庆的时候,你会觉得山城不再是那个抖音里的网红打卡地,而是个不负时间沧桑的人间烟火地。
轮渡,见证重庆城的繁华景象,指引着过去,牵引着未来。
在这江水中不紧不慢地行驶着,正如重庆人的性格,火辣但也坦荡。
在这一趟轮渡上、一阵江风中、一声鸣笛里、一片江水畔,上演了太多爱恨情仇,见证了太多起起伏伏,也造就了重庆这座江湖城市。
今日话题# 说说你和轮渡的回忆吧#-END -编辑:危危责编:陈浪 主编:李端姬配图:唐不苦、摄图网、鎏嘉码头法律顾问:重庆万同律师事务所丨张茜:18723243998空了,再去坐一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