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李国幸:出门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出 门文/李国幸
要是在往常提到出门,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随随便便,无人阻拦,除非你的家人。可是在疫情阴云笼罩下的这个极不平常的春节,出门就不是一件平常事了。首先是有种恐惧心理,其次带有严肃性和责任感,并且受到道德的约束。因为他不仅仅关系着你和你的家人之事,更是可能影响到他人的健康和安全。
自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在中华大地上传播以来,为了搞好防控,千家万户都积极行动起来,响应上级和地方相关政策,待在家中足不出户,时至今日已将近一个月了。
我们一家三口也是如此,几乎是四门不出,能做的只有宅在家中,做饭,看电视,活动,睡觉。本打算正月初二回乡下看望年迈的父母,也被迫取消了。只好给他们打电话问候了。父母亲也在电话里一再强调,别出门,在家最安全了。并告诉说村子里的路也封了,即使回来也进不了村。
可是,待在家中的这二十几天,把家里年前准备的吃的东西基本上已经吃光了,我们已经半月没有吃到馒头了。北方人主食不吃馍,总觉得吃不饱。更麻烦的是,我的降压药和妻子的治疗失眠的药都快用完了,这些药是我们两人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有断的药。我们似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昨天家住H小区的妹妹打来了电话,说给蒸了一锅馍,让过去拿,还有些水果和蔬菜。我想住的也不远,刚好也可以顺便买些药,于是决定明天出门一趟。
第二天午后,我换了一身旧外罩衣。由于在家一直没出门,都是穿的棉睡衣,春节前买的新衣服还一直放在衣柜里,没有穿呢!我又拿了一个口罩戴上,就下了楼。
走到小区大门口时,看到大门紧闭,仅留一个小门。门外站着四五个戴着红袖章的防控执勤人员,放着一张桌子,旁边坐着一位女的,所有的人也都戴着口罩。执勤人员问我出门干什么,我如实告诉他们,去H小区妹妹家拿些吃的东西,顺便再买些常用药。他们看了看我,然后让我在一张登记表上填了详细住址,电话号码,出门时间,并签了名,然后给我填了一张出门通行证。,并一再告诉我,拿好出门证,回来时凭证进门,否则进不了门,我告诉他们只要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我拿着出门证,心中有一种从解放区到敌战区的感觉,仿佛大敌当前。我小心翼翼的把出门证装进衣服里面的口袋里,生怕它丢了。然后把口罩上面的铁丝用力捏了捏,又把口罩向下拉了拉,确保进入鼻子和口腔的空气都是经过过滤的,裹紧了衣服向大街上走去。
我们住在B区,去H区其实并不算远,但是要走一个“几”字型路线。从我们门前的G路走到D路,然后再拐到M路,H小区就在M路上,总路程大约有两公里。
大街上很静,只有一两个戴口罩的行人,偶有电车和小车从身边急驶而过。今天天气很好,晴朗的天空中飘着一丝白云,刮着微微的春风,一点儿也不寒冷,相反有一种暖意。阳光照在树上闪着金光,路边的野草已有星星点点的绿意,柳树的芽孢有些许膨胀,并显出隐隐约约鹅黄色,预示着春天已经到来。
走到D大道上,经过一座小桥时,竟看到一位老人在桥上打陀螺,皮鞭在空中摔得啪啪响,那响声如此的刺耳,像是节日燃放的爆竹声,又像是战场上与敌人战斗的枪声。我远远地绕开他,匆忙走过小桥,向M街道走去。
M大街上也是一样的静,少有行人和车辆。一街两行的店铺几乎都关着门,除了副食店和药店。我老远看见一家医药超市,赶忙走了过去,超市的门仅留一扇,外面挂着帘子,帘子里面放着一张桌子把门堵着,顾客是不让走进去的。我站在两层的台阶上,向里面报了药名。这时候,又有一位年轻女人也来买药,她远远的站在我身后,大约有三四米的距离。在店里工作人员给我拿药的时候,另一名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喷壶走了过来,在我面前用力喷了两下,雾状的气体在我面前散开,隔着口罩仍能闻到微微的酒精味。我拿着药离开药店十几米时,我身后那个买药的小女人,才慢慢的跨上门前的台阶。
买完药,我快速来到H小区门前,大门也是紧闭着,在大门的东边五十米处,还有一个小门紧锁着。隔着铁栅栏,我看见妹妹和妹夫在里面站着。我走过去和他们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像是两个地下工作者接头暗语,他们把水果蔬菜和馒头,隔着铁栅栏递了过来,妹妹一再叮嘱我把装东西的袋子系紧。我仿佛接到的是一项重要任务,手里的东西如同要送到解放区的重要物资似的。
离开H小区,我匆忙沿着原路返回,一路上一刻也没有停留,即使那装食品的袋子把我的手指勒的很疼很疼。走过那个小桥时,那位打陀螺的老人已不见了踪影,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春风吹到河面上,泛起一层层细细的波痕。
由于穿的过厚,外面的气温很高,大约有十五度左右,走到小区门口时,我已是大汗淋漓,内衣都湿了,粘粘的。当我递过出门证,执勤人员拿着测温仪给我测量体温时,我的心里非常害怕,因为我浑身都是汗,真怕会影响到体温上升。如果超出正常温度,我很可能会被带走,而被隔离观察。还好,温度正常,执勤人员对着我身前身后又喷了一遍消毒酒精,这才让我进了小区。
我没敢多看外面的风景,一口气走上了小楼,回到屋里。妻子接过东西,让我换了外衣,把脱下的衣服挂在阳台上。我又匆忙到洗手间用香皂认真的洗了手和脸。这才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让妻子沏了一杯浓茶,慢慢的喝了几口,才松了一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颗砰砰乱跳的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作者简介:李国幸,方城县博望人,方城县作家协会会员,业余爱好文学。
总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张瑞敏执行主编:小微 裴雪杰审核:周鹏祯曹向辉 马龙珠编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