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于天命:彭雪枫的故事1

彭雪枫的故事1
于天命
南阳府镇平县城郊东南七里庄,彭氏稚童,乳名隆兴,生于 1907年9月9日。 他,5岁啓蒙於族伯彭如澜先生主持之孔孟私塾,因聪颖好学,勤奋耕读,幸得如澜先生严格训教,遂持学名彭修道,去县城投考官办“都察院学堂”,考得第一名,被官学录取。 此后学绩,一直名列前茅,受到县长“文房四宝”一套奖励。14岁,考入天津南开中学,一年半跳跃初三。升至高一半年,跳至高二。某日,突然杳无音息,无影无踪了。 家人、族亲、村人,时生议论,惦忧好娃儿隆兴的下落吉凶。其父彭延泰,辛劳于药铺,默然无语,叹息了事。 1928年,隆兴21岁。8月,一个炎热当午,突然回到故乡。 村民三老四少、奶奶、大娘、婶子、姑姨,惊喜不已,纷纷去家见问。 隆兴回答,他是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西北五省督办公署冯玉祥上将统率的西北军“干部政治学院”《通史概论》教官、及书信文告写作见习指导。 他在第二集团军 “干部政治学院”请了探亲假,从开封骑快马,回到故乡镇平城东南七里庄。 次日,便从七里庄,去了侯集镇,看望生於1893年、比他年长十四岁、去年解甲归田,在彭氏祖茔搭草庵守孝;如今被县长任命为二区区长的彭家五叔——彭锡田。 他,为什麽急於要看望五叔呢? 五叔,曾多年叱咤风云! 五叔,早被中共暗中盯注! 彭隆兴,学名修道(家人一直不知他在北京更名雪枫)。他多年无音,而今突然归来! 关心和酷爱研究当代政治军事史者,欲知彭雪枫请假之目的,想了解他独骑归来之意义何在,那就必需了解他五叔身份资历、人格精神,与雪枫的特定关系和对雪枫人生观、世界观的影响! 彭家五叔彭锡田, 1893年生,字禹廷,以字行世。幼读儒塾,后到省会开封,考入优级师范,秘密加入孙中山同盟会,任河南分会秘书长。 1911年10月,响应武昌起义,他撰写《告河南人民书》和河南省《辛亥起义宣言》。 开封督军柴得贵在起义前夜,告密叛变。同盟会河南分会七位领导人,被包围逮捕,全遭杀害。禹廷在宿舍赶稿,未能赶到会场,幸免一难。他逾墙而走,投奔襄阳“援鄂救国军”,随军光复南阳。 之后进京,考入外国教会来华开办的“北京汇文学院”,专学法律和欧史。毕业后,受省立南阳高中校长阎敬轩先生之聘,回南阳高中担任英文法文教师。不久,阎校长发现其德才兼备、旷世经伦,与其三次深谈,认定为治国栋梁之材。 阎校长推荐彭禹廷,出任南阳府厘丝局长,管辖本府十三县蚕、桑、棉三大产业种植改良、纺织生产、远程(出口)贸易。其切实成果与清廉名声,被省政发觉,电令出任河南省印刷局长,结合教育厅,编纂出版全省中小学课本。 善识善荐人才的伯乐人物——阎敬轩,被陕西省主席任命为交通厅长。阎先生即电彭禹廷到西安襄理。禹廷为报答阎先生知遇之恩 辞去河南职位,直奔西安,担任西安至潼关路政督导官(副厅职)。 他选驻于华隂。公务正忙之时,阎先生不幸病逝!禹廷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担负丧事全部事务,办理得井然有序、充盈礼仪,赢得西安官民各界交口赞扬!他扶棺持灵,护送阎先生灵柩并家眷返豫,送抵故乡安葬。 陕西驻军司令、北洋第十一师师长冯玉祥,听了麾下主力团长过之刚报告,得知潼关段路政督导官彭禹廷业绩与声望。 冯大喜,遂令首席助手张之江出面,去动员彭禹廷加入军营。这是1919年。 从此,彭禹廷进入军事生涯,历任军法课长、军法处长、西北军秘书长、西北五省督办公署秘书长兼禁毒局长。 他跟随冯玉祥,驰骋关里、关外,转战九省,三万里路云和月。 他和张之江、刘郁芬、胡景翼、鹿钟麟、方振武、李鸣钟、韩复榘、孙岳、石友三、孙良诚、张维玺,宋哲元、孙连仲、刘汝明、佟麟阁、过之纲、秦德纯、张自忠、赵登禹、冯安邦、冯治安、郑大章,曹福林、孙桐萱、田镇南、黄樵松、池峰城、张岚峰,余心清、郝鹏举、岳维峻、邓宝珊、高桂滋、马鸿逵、庞炳勋、杨虎城、孙蔚如、赵寿山、孔从周、冯钦哉、董振堂、赵博生、季振同、续范亭、高树勋等,英勇将领们,结下了战火中的苦难友情。 他还和西北军中公开身份的首位共党代表宣侠父、二位史可轩、三位刘伯坚、四位刘志丹,另有长期隐瞒共党身份的吉鸿昌、南汉宸、武士敏、许权中、阎揆要、刘鼎、张克侠、何基沣、邓希贤(小平)等,“话儿说不完!”。 但是,他也得罪了些将领。 如,22师张自忠师长招收冀、热、察、绥、蒙五省青年5600人,在包头萨拉齐,训练新兵,却被五军军长石友三邀请到五军军部,用俄国烈酒伏特加灌醉,趁机强行下令,把新兵5600人纳入第五军属下。 张自忠醒来,石友三仍不让走,耍赖死缠,拖延时日。自忠才发觉上当受骗。石友三毫不讲理,拒不认错。代总司令张之江,生怕部队分裂,不愿与关外站山为王、土匪首领出身的石友三斗气,故称,等候冯总司从苏俄回来处理。 张自忠盛怒之下,愤然离去,直奔晋省,投向阎锡山。 彭禹廷得报张自忠离军出走! 他即率总部军法处执法队50人,策马急追,冒着狂风沙尘,追至天黑,山中道路难识,无果而返。 他悲愤盈胸,带执法队,闯进第五军军部,将天不怕、地不怕、作战勇敢、但刁蛮顽劣、残酷暴烈的五军军长石友三当场逮捕,五花大绑,押回军法处!判决责杖三十军棍,打得石友三屁股血沫飞溅!另关禁闭30天,让其吃糠咽野菜! 他还去到山洞禁闭室,向石友三说:“我后诲了,30军棍,不对。应该是,50军棍!” 石友三回答:“你,硬想把关外大哥气死,是不是?中原书生老弟呀,你恼怒起来,真可怕!幸亏,军棍没把我命根打烂,你嫂子,还不会恼你!” 再如,部队从绥远移军宁夏,到达中卫城,决定考核一下营连排级军官刀术成绩。 代总司张之江,指定孙良诚任主考官。被考核的营连排军官200多名,在较场等候三小时半,居然仍不见主考官孙良诚到场。 异情,传报到彭禹廷面前。 禹廷以西北五省督办公署秘书长兼军法处长身分,传讯孙良诚军长到案。 他问,下级200多员,等你三小時半。你,去哪儿了? 此问,若是别人说出,孙良诚必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出一番“正当”理由,逃避惩罚。 但这个提问,出自彭禹廷之口。在赫赫有名的北京汇文学院毕业之军法处长面前,孙军长他编造不出“正当”理由了。他支支吾吾,舌头僵硬麻木,冷场了。 彭说,五分钟已过。你,放弃了陈述权、申辩权。 他一声喝令:“掌嘴!十掴!” 执法队员扑上来,左右开弓,啪!啪!啪!啪!猛搧十个脆响耳光!搧得孙军长鼻青脸肿,嘴角流血!另处禁闭三天。 军长刘汝明,也是保定军校出身。他联络校友郝梦龄,一同报请禹廷批准,去禁闭室看望校友孙良诚。 孙良诚一见刘汝明、郝梦龄,就满脸委屈,说“真不像话,不说任何理由,就掌掴!等冯总司从苏联回来,我告他一状!” 刘汝明笑了笑,说:“他口中,从来不吐肮脏语。他,不想让屬下人员们知道你去了哪里?干什麽事儿!他不愿让你丟人!你还以为,禹廷没调查你?就无故掌掴吗?” 孙良诚想了想,默默点了点头。 郝梦龄说:“你,去当主考,走到半道儿,忽然看见一个俊秀女孩,你就下马,从背后跟随姑娘而去。忘了世界,忘了使命!挣得十掴,不多,不多!” 孙良诚回答:“你二位,是冀州人。北方大汉,根本不懂人世情怀,自古英雄最风流,才是真情!那姑娘,她国色天姿啊!我动心了!不知咋麽,就,跟上她走了!”、 刘汝明说:“又一次色迷心窍!丑行不改!” 孙良诚答:“我费了半天口舌,许她金条,纳为妾。她说家里已给她订婚!男方师范毕了业,就要娶她。我好事未成,一指头,也没挨住她,我很客气而别! 可是,禹廷他不喜爱女人,他就不准别人喜爱。喝令抽十掴,我有点儿冤枉。” 刘汝明说:“我看,应该二十掴!下次,到了哪里,你口吐莲花、美言动听,骗住女孩儿,又成就‘好事’,那就挣个掌掴带刑杖,附赠马鞭,美美享用吧!” 郝梦龄说:“禹廷他,心太軟。我要是他这职份,就下令把你蛋子儿割掉,喂狗吃,变成随军太监孙良诚。看你还骗不骗姑娘们!” 孙良诚:“好了,好了,这一回,你两人可抓住理啦!” 这就是西北军中,风传的趣闻,“色豪”十掴徒狡辩。 1926年9月,冯玉祥在中共代表、李大钊心腹学生史可轩陪同下,带领共产党驻莫斯科支部书记刘伯坚、苏军顾问团七名将校,三十辆大卡车,满载武器、药品、电讯器材随行,从苏联经外蒙古省会库伦,走古驿道平地泉,穿越大沙漠,回到绥远省五原县城。 他们选址东关车马店,举行誓师大会。 原孙中山同盟会长江大督都、马相伯的复旦公学创立人、陕西靖国军总司令、现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广州军政府全权代表于右任、中共代表刘伯坚,一起登台,宣布西北军全军脱离北洋政府,集体加入国民党。 于右任向冯玉祥授予“中国国民革命军”军旗,刘伯坚代冯玉祥领旗。 西北军经宁夏东渡黄河而南下,首先击败直系刘振华六万人号称十万大军,解救了被包围八个月、饿死病亡五万市民、白骨垒垒的西安城。 然后兵分两路。一路由于右任留下刘汝明、孙良誠留守陕甘宁;一路是冯玉祥率军东进(留下张自忠22师据守潼关)以鹿钟麟军、韩复榘军为前锋,各军跟进,依次打下洛阳、郑州、开封、南阳、信阳,占领中原。 蒋介石急忙飞抵开封,首会冯玉祥,商定北伐大计。决定蒋指挥江南六省北伐军,为第一集团军作右路;冯玉祥指挥五省西北军,为第二集团军作中路;阎锡山晋绥军作左路;三路大军,均作进击北京之准备。 眼下,第二集团军向北攻击张作霖奉系,向南截击吴佩孚直系!第一集团军转向华东,去攻打孙传芳、张宗昌。 1927年8月,彭禹廷母亲病逝。彭辞去第二集团军本兼各职,回到故乡坟地守孝,搭草庵居息。 本县数位著名士绅,跑进彭家坟地,陈述匪患害民之烈!苦苦恳求禹廷出任二区区长,率乡勇区丁,抵抗匪祸。 镇平县长马某得悉:彭禹廷回到家来,在村外坟地,搭草庵守孝。这县长听取士绅们呼吁,将民选二区区长任命状,送到彭面前,连称“屈尊!区尊!小可恳请大驾!” 彭的条件是,二区除向县府交纳公粮赋税,一切行政规章自定,县府不予干涉;本区剿匪,不需县府指令。县长立刻同意,连称“痛快!痛快!”,“大智大勇!大仁大义!”。 彭出任二区(侯集区)区长职,向大财主借得步枪十支,去县城福兴源商号慕得三车钢料,运回侯集镇,打造大刀50把、矛头50支,组成区兵队,开始了与本区匪盗和劣绅的斗智斗勇。 那麽, 彭修道(隆兴、雪枫),他在外七年,是啥样生活?是怎样度过的呢? 且看下节陈述。
作者简介:于天命,镇平籍,工科研究生毕业,80年代原能源部教授级高级工程师,9O年代工伤转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河南省文联委员、省作家协会理事、平顶山市政协常委、综治委巡视员、市作协主席、河南城建学院客座教授、院长顾问。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红色间谍》,散文集《少年与老屋》,长篇报告文学《一代完人》。文言词赋发表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刊》等报刊。1994年获平顶山市文学创作特等奖。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马龙珠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涅阳文学】于天命:忆镇平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