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有约】树才:你呀你呀,那么远,隔着山水,那么近,如同呼吸

(子夏 摄)
树才,诗人、翻译家。1965年生于浙江奉化。现就职于中国社科院外文所。迄今已出版诗集、译著十余部。2008年获法国政府颁发的“教育骑士”勋章。2017年获“中国独立诗歌奖”和“金向日葵奖”。

安宁
我想写出此刻的安宁
我心中枯草一样驯服的安宁
被风吹送着一直升向天庭的安宁
我想写出这住宅小区的安宁
汽车开走了停车场空荡荡的安宁
儿童们奔跑奶奶们闲聊的安宁
我想写出这风中的清亮的安宁
草茎颤动着咝咝响的安宁
老人裤管里瘦骨的安宁
我想写出这泥地上湿乎乎的安宁
阳光铺出的淡黄色的安宁
断枝裂隙间干巴巴的安宁
我想写出这树影笼罩着的安宁
以及树影之外的安宁
以及天地间青蓝色的安宁
我这么想着没功夫再想别的
我这么想着一路都这么想着
占据我全身心的,就是这
——安宁
2000.3
去来
去哪里过夜?
去大觉寺
来这里干吗?
来大觉寺
大觉寺无门
自然也无进出
大觉寺有门
自然也有石榴
还没有来
怎么就去了?
还没有说
怎么就懂了?
说话说到深处
夜渐渐就去了
问题问个究竟
答案真的来了
去哪里去?
来何处来?
争什么争?
论如何论?
绕舍利塔三匝
去来去来去来
左脚比如去
右脚比如来
任你去又来
大觉寺不觉
2004.10

率水
谁率领水:风?
码头?岸?时间?
风率领水:风
停了,水还在流
码头率领水:码头
废了,水还在流
岸率领水:岸
塌了,水还在流
时间率领水:水
干了,时间还在流……
率水一直,在流
流向没有水的前方
冬天的率水,浅得
舔着洗衣妇的小腿肚
野鸭子一头,扎进
水里:没了,又有了
我是浙江人。人们说
率水是浙江的上游
我是浙江人。头一次
看见浙江的水在流
一天,像水光一闪
一闪之后,是明天
流走的水,是昨天
而今天,是水在流
天黑了,水声更大了
说到底,是水率领水
2006.1
这枯瘦肉身
我该拿这枯瘦肉身
怎么办呢?
答案或决定权
似乎都不在我手中。
手心空寂,如这秋风
一吹,掌纹能不颤动?
太阳出来一晒,
落叶们都服服帖帖。
牵挂这尘世,只欠
一位母亲的温暖——
比火焰低调,比爱绵长,
挽留着这枯瘦肉身。
任你逃到哪里,房屋
仍把你囚于四墙。
只好看天,漫不经心,
天色可由不得你。
走着出家的路,
走着回家的路……
我该拿什么来比喻
我与这枯瘦肉身的关系呢?
一滴水?不。一片叶?
不。一朵云?也不!
也许只是一堆干柴,
落日未必能点燃它,
但一个温暖的眼神,
没准就能让它烧起来,
烧成灰,烧成尘,
沿着树梢,飞天上去……
2010.10

雅歌
我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念你,因为你不在身边。
我只好用念来迎接你,仿佛
你正在到来,仿佛你已经
住在我心里。是那个不在的你,
让我从晨曦中睁开眼,是那个
在的你,让我发现身边空空。
整个西湖就在眼前,风儿
也不愿惊扰她水一般的睡眠。
鱼和船都泊在安静深处,
这些香樟树叶与我有缘。
这个杭州存着你多少往事
像沿岸的柳丝一样密匝匝。
我来到你不在的这儿,
就是为了更深地念你。
你肯定在这儿或那儿,
无论我入睡还是梦醒。
孤山不孤,因为正等我,
断桥不断,脚步声相续。
你呀你呀,那么远,隔着
山水,那么近,如同呼吸。
2013.8
名家NO.106
编辑 by 康泾
图片 by 网络
“康泾诗家园”投稿须知
平台以约稿为主,同时也欢迎全国各地诗友投稿。平台发布时将分设两个栏目,“名家有约”为编辑约稿,“名家来稿”为诗友投稿。
A)精选5首左右诗歌(限现代诗,代表作或近期作品),不论是否发表过,但须为本人创作,若涉及版权,一律由作者自己解决,本平台概不负责。
B)来稿同时附百字左右个人简介,内容包括姓名(笔名或本名),主要创作、发表及出版情况,联系方式(手机或微信号),同时附清晰生活照一张。若作者另有摄影或绘画等作品用以配图则更佳(作品同样须不涉版权)。
C)以上内容请务必以附件的形式发以下信箱:649640844@qq.com,并请在主题内注明“投稿”二字。直接粘贴的恕不接受。
D)平台具有赞赏功能,收入一半归作者所有,一半用于平台维护。不足50元的不返还。因目前软件延迟功能,一般在可以结算的一周时间内返还给作者,过后不再返还。
E)发表与否,请关注“康泾诗家园”。
康泾诗家园
做文艺青年,过诗意生活
欢迎关注 欢迎留言 欢迎赞赏 欢迎转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