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感悟人生

当代汉诗︱施施然:浅草寺(组诗)

本栏目声明:

赞赏所得的一半作为稿酬发放给作者,另一半留作平台经费及出版活动。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诗人档案?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画家,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曾获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河北省政府“文艺振兴奖”、《现代青年》最受读者喜欢十大青年诗人、三月三诗人奖等,诗作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钟山》、《文艺报》等国内外报刊,部分诗作被译为英语、瑞典语、韩语、罗马尼亚等语言,出版诗画集《走在民国的街道上》(台湾)、诗集《青衣记》、《杮子树》等,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国内画展并被收藏。

浅草寺(组诗)

浅草寺

冬天我来到浅草寺

白檐红廊,汉字巾幡

门外的银杏树上挂着唐朝的金子

我站在唐朝的建筑前

仿佛我的祖先立在他家门前

他没有死,在我的眼睛里活过来

我伸出现代的手臂

想抚摸这木头的墙壁

我看见祖先的虔诚和律令

看见祖先的乱发和歌哭

可是冬天的寒露渗出我的掌心

残缺的汉字从巾幡跳下来

我看见牌位后的佛佗一团和善

但他身着和服面目模糊

冬天我走过浅草寺

冬天我来到浅草寺过门而不入

冰雪中穿短裙的日本女孩

我远远看着她在雪地中

摔倒。蓝色的雨伞扔向一边

很快又站起来

你听不到她发出任何声音

事实上你也看不清她的面孔

她抻了抻深色校服的下摆

及膝的短裙下

双腿赤裸

她多么美。虽然皮肤,在冷风的挤压下

收紧,但你仍能感知

训诫和诱惑,在这里完美地抵达平衡

她将要去向哪里?还要走多久?

现在,她安静地拾起地上的伞

低着头匆匆走出我的视野

居酒屋的老板娘

这个身着白色和服

八十岁的优雅女人

以深鞠躬的姿势迎接我

错落的尖顶木屋下

纳豆、生鱼片、大酱汤

在进入我异国的胃前

曾承受她奇妙的魔力

添茶,道谢,莎呦哪啦

灯光照亮她肤质细腻的脸色

笑容何其精致

有一瞬,当夜的翅膀在黎明前飞起

她回想起战后剖腹自尽的情人

富士山

它如此之近。屏住呼吸

仿佛听到这座活火山体内的喘息:

“生命属于自由和空灵”

云朵将腰身伸向天边。凛冽的

空气穿过成排站立的白桦林

像我此时内心的秩序

倘若你听到雪花在歌唱

请报以热血回应——

在富士山冰天雪地的邮筒前

冻僵的手只写下你的名字

在日本夜空看到UFO

如同灵魂的灯盏,近百只发光体

像一群悬浮物,聚集在

万米高空辽阔的夜色中。它们

安静地变幻着形态,像

透光的节肢动物,或海螺

2016年1月3日深夜,在飞往名古屋的小睡中

我倏忽醒来,望见舷窗外

这诡异的一切。它们在空中生了根般

稳固。金属的形体不断张开

又收拢,无声地击打出星火

它们无视这架客机树叶般穿过

无视客舱中,一位中国女人正瞪大双眼

调集人生所有的经验,排除

和辨认。我确信它们在观察

云层下面的世界,这椭圆星球上

人类蚂蚁般凡俗的一生:

相互攻歼、仇恨

施以炮火和欲望,一代一代在贪婪中

疯狂,又最终归于虚无……

我感到巨大的孤独

和恐惧。在满舱熟睡的乘客中

在深夜两点异国的高空中

但转瞬,飞行的机身将它们抛向身后

嗡鸣着再次进入平稳的黑暗

姥姥说:“只有登上千仞高峰,才会

听到雄虎的吼声”*。早年间

旗袍,枪炮,英语。穿唐装的基督,推开了

锁国时代的大门

辫子军西学东渐,大总统们掐算着日子登基,结果

猎鹰的成了养蚕的,天要下雨

自家炕上,找不到巴掌大一块干地界儿

如今,耗子仍在扛枪,恶邻正待翻墙而过

而藏在《史记》中的那条

真龙,在1949年的春天,已秘密地死去

当代汉诗微信公众平台自开通原创赏读功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云集了全国各地千余位知名作家诗人以及广大文学爱好者。平台以“提供原创文学传播,展示当代汉诗精髓”为办刊方针,精心选稿,版面设计美观大气。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关注我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投稿请点“投稿须知”,自动弹出:原创作品投稿须知和年度大奖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