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过年//作者:乾坤夜//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过 年】作者:乾坤夜主播:乾坤夜——————————————
人老了之后,很容易怀旧。没事时就会想起过去那些难忘的事,独自感慨一番。今天闲暇呆坐,又想起儿时过年的经历,激发了创作灵感,便捉笔将那段难忘的往事如实的记录下来。
那是一九七三年,那一年我十六岁,正在上中学。我家七口人,爸爸、妈妈、姐姐、哥哥、妹妹、弟弟和我。爸爸因抗日战争时负伤,失血过多,得了风湿性心脏病,从六四年起就不能坚持上班,长期在家里‘病休’,每年冬天都要在医院里度过两三个月。妈妈在五七干校,离家三百多公里,一年只能回家几次,而且时间很短。 那年春节前夕,接到妈妈的信,说干校要过‘革命化春节’,不能回家了,爸爸又在医院住院,也就是说,只有我们姊妹五个在家过年了。其实那时我们都很小,姐姐二十岁;哥哥十八岁;妹妹十一岁;弟弟十岁,还都是孩子。 腊月二十九,姐姐上街给我们买衣服,因那时有一个习俗,过年了,总要穿上一件新衣服。姐姐在街里转了半天,挑那最贱的衣服,给我们四个每人买了一件,她自己却没舍得买,想再给我们买衬裤,因为太贵,终究没舍得。最后,决定买一角二一尺的棉布给我们做。为了过年让我们穿上新衣服,姐姐整整干了一宿,年三十的早上,终于将几条衬裤做完,当她拿给我时,我的嘴撅了起来:“这是什么呀?和病号服似的,我不穿!”(那布是白地蓝竖条,因是减价的,所以姐姐买了。)为此,我和姐姐吵了起来,把姐姐气的好一顿哭。一直到现在,每当我想起这件事,还总觉得对不起我那老姐。她为我们这个家操心受累,自己都没舍得添一个布丝。要知道,她那时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孩子呀。 年三十的晚上,姐姐领着我们几个包饺子,小喇叭(那年代我家唯一的音响设备就是有线广播,镶在墙上,用一拉线开关控制,只能收一个台的那种。)里唱着《白毛女》, 飞雪那个早晨,在门那个外,风打着门来门自开,我盼爹爹快回来,欢欢喜喜过个年……
那凄凄惨惨,悲悲切切的唱腔,是那样的撕心裂肺。姐姐包着饺子,一对对的眼泪往下掉,落在面板上,溅起一个个的面花。
我们都被姐姐的情绪感染了,于是,姊妹五人,抱头痛哭。 大年初一早晨,我在睡梦中被姐姐叫醒,原来昨天哥哥打完水,忘记了摘井头,井冻了。(那时还没有自来水,都用抽水井,也叫洋井,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没见过。)我们便出去烧井,开始时用木柴,烧了一会儿,姐姐舍不得了,于是又换上煤,我们把风箱搬出来,哥哥坐在那里咕哒咕哒的拉风箱,我穿了一件棉大衣,抄着手趴在风箱上压着。 那一天,天气格外的冷,白毛风卷着雪花打在脸上,刀割般疼痛。到了下午三点,井还没有烧开,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腹空加天寒,我们都抖成一团,邻居大叔见我们可怜,过来帮我们,他借了一支翘棍,从上面杵,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天将黑时,终于化开了。我们已经冻的手脚麻木,脸上的肌肉都是麻酥酥的,说话都不得劲了。姐姐把我们叫到屋里,将火炉烘热,给我们每人烧了一碗红塘姜水喝,晚上,又做了一锅热腾腾的片汤(外地叫面片)。由于又冷又饿,那顿片汤吃的好香好香。我一下吃了三大碗,撑的猫不下腰。此后,再吃片汤,总也找不到那种感觉。 吃过晚饭,姐姐带我们去医院看爸爸,我们围在父亲的病床前给爸爸拜年,爸爸问为什么白天没过来?姐姐便把烧井的事和爸爸说了,爸爸听完后,什么话都没说,拉着姐姐的手,又按个摸挲着我们的头,深情的看着我们,眼里有一层朦胧的雾…….

作者/主播简介

乾坤夜,实名张志华。内蒙古赤峰市人,工人出身,大专文化。业余时间喜欢码码字,写一些诗歌,散文,小说之类的豆腐块。近年来痴迷于唱歌朗诵。不为经济利益,不图名利地位。唯自娱自乐,消磨时间而已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小小说】鬼妹//作者:乾坤夜//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
【小小说】资助//作者:乾坤夜//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好声音微刊简介好声音微刊是一个纯民间的,业余的,个人公众号。没有闪光的头衔,没有专家大腕坐镇,来这里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一族,微刊的指导思想就是制造传播平民百姓间那虽然谈不上伟大却总在闪光的正能量。好声音微刊设置了原创保护和打赏功能,打赏收款人:乾坤夜,收到打赏款项分配如下:作者+诵者+图文制作+平台维护=N,每人获得打赏总额的1/N。(打赏总金额低于10元,不记分配,全部用于平台维护运作)好声音微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聆听,打赏。

图文编辑:乾坤夜(微信号1384765885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