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天马竞辉383期】蔡永平|散文《酒》

第383期

作者:蔡永平 编辑:静之逸

我在乡下中学任教,每周周日回学校,周五下午返回县城的家中。学校藏在叠嶂的深山里,顶天的山峰把山谷箍成一口深井,谷底的学校是井底的一块巨石,我们是栖息在石上的一只只蛙。仰望手帕大的天穹,面对苍莽的大山,迷惑于每晚工作的闲暇里,孤独肆意地掠过双眸。上网,玩手机,看电视,没甚意思了,就聚在一起喝酒。

我好酒,从参加工作开始喝酒,酒龄有二十多年。“酒精”考验,对酒爱恨交加,感情暧昧。我们把一个战壕里同甘苦的“同志”,依酒量的大小、酒风的好坏划分为四个等级。一类饮酒者是“酒君子”,这是好酒者一生孜孜不倦追求的最高境界,“酒君子”者既要拳能胜东西南北,酒能喝五湖四海,更要做到酒迷心醒,从没酒乱其性,酒后显丑,能做到前面两点的高手不乏众人,但能做到沉醉保身的微乎其微了;二类饮酒者是“酒疯子”,这类人是好酒者中最典型的,“酒疯子”者有海量,但每喝必醉,每醉必耍酒疯,胡言乱语,打骂撒泼,见什么都愤懑、不顺眼,人人敬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三类是“酒晕子”,这类人爱凑热闹,爱参与,他们往往是酒场的发起者、组织者,但不能多喝,多了就脸红脖紫,头昏脑晕;四类是“酒混子”,这类人初涉酒场,量只不过二、三杯,一喝就醉,对酒过敏,但热情勤快是酒场上的好服务员,斟酒、倒茶少不了他们,他们是未来酒场上的中流砥柱。要成为酒场上令人敬服的“酒君子”,就要像修炼上乘内家武功般磨砺锤炼这几个“等级”。

好酒者不仅仅执迷于酒的醇香绵长,最重要是执迷于喝酒的过程。“喝酒为的是折腾,抽烟为的是咳嗽”,在折腾中寻求释放、发泄、解脱。我们把喝酒的过程很简练地概括为四个词,第一过程“震天动地”,喝酒从不“独酌邀明月”那样酸溜溜地喝,喝就要狂放、豪爽、洒脱地喝,这样喝才能喝出胆气、勇气、霸气。猜拳行令,声如雷霆洪钟,震荡山谷回声,那气势惊心动魄、撼天动地,一场酒把嗓子喊哑、喊肿、喊破了。拳输了,端起酒碗,“咕嘟嘟”眨眼间灌进肚中,放开嗓子吼唱:“尕锅锅里煮哈子羊肋巴,茶壶里熬哈子奶茶,水嫩嫩的尕妹妹,阿哥想死个你哩……”众人齐声附合,拍手叫好。第二过程“昏天暗地”,拳划了三百六十回合,酒喝了七百二十碗,拳划得难分难解,酒喝得昏天暗地,酒醉露真性,潜藏于心底的“原形”昭然若揭,或痛哭流涕,或撒赖泼皮,或骂爹骂娘,或大打出手……酒醉出百丑,但大多都不当回事,只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第三过程“吐天哇地”,酒终人散,醉卧在床上,又是一番折腾,天旋地转,翻江倒海,把吃喝下去的酒菜喷溅出来,把红红的胃液、黄黄的胆汁吐出来,恨不能将肝、肺、心挖出来。第四过程“怨天恨地”,第二天酒醒,所有麻痹了的神经都恢复了知觉,头胀痛,胃刺痛,身体的所有器官都处在折磨煎熬中,抱怨自责,怨别人存心使坏,怨自己太贪,指天跺地发誓从此不再喝酒,与酒断绝孽缘。“好了疮疤,忘了痛”,第三日又逢酒场,疼痛誓言全丢到了“爪哇国”,又是开怀痛饮,不醉不罢休呀!

好酒者经历过许多酒中囧事,一起吹嘘,忍俊不禁,开怀大笑。有朋自远方来,请朋喝酒,“三下两下弄着躺下”,朋友不敌我和同事的连番进攻,酩酊大醉。我和朋友共居一室,半夜,朋友口干醒来,迷糊不知身在何处。月光透进房内,模糊中看旁边床上有人,他凑上前细瞧,睡梦中我感觉有怪物逼近,猛然吓醒,睁眼,一张大脸贴在眼前,我尖叫“妈呀!”朋友突遭惊吓,蹦跳起来,“爸呀!” 厉叫,我下意识飞出一拳,打在朋友脸上,他仰面倒地。拉亮电灯,朋友成了熊猫眼。我们俩惊魂方定,“哈哈”大笑了一晚上。有家长来学校看孩子,他是我发小,把酒言欢,他醉了,住在我宿舍。晚上,他翻身从床上掉地,冬天天冷,迷糊中蜷缩成一团,钻进了床下,床下堆煤碳。我惊醒,赶紧拖拽他,他缩到床下角落,乱踢乱蹬,赖着不出来。好不容易拽出来,他满头、满脸、满身是煤灰和呕吐物,黑乎乎不成人样。多年后,每与他喝酒,我必揭他“伤疤”,他彤红了脸连声讨饶。还有,同事中有一“酒疯子”,几杯下肚,指手划脚,胡言乱语。有次一起喝酒,他喝多了又犯毛病,我们几个把他强拉回宿舍,脱了他外裤,把他按倒在床上睡觉,反锁了房门,我们回来继续闹腾。片刻,一女老师冲进房来,煞白了脸,结结巴巴说,操场里有三条腿的怪物。我们跑去看,黑乎乎的操场上,确有三条腿的怪物摇摆踉跄,大着胆走近,是那同事。我们离开他房子,他睡不住翻起身穿裤子,把一个裤筒没穿上,门打不开,急怒中几脚把门板踏开一个大洞,从洞中爬出来,找我们斗酒。朦胧的夜色中,那没穿的裤筒随身体摇摆,成了三条腿的怪物。第二天,他挨了校长结实的一顿骂,“吭哧、吭哧”修门板……这样的酒中糗事繁如天上的星星,数不胜数。

好酒者也讲原则,有“三不喝”:酒不好不喝,人不好不喝,地方不好不喝。喝酒不能喝假酒,会喝死人里;与酒品不好的人不喝,会闹出事里;场合不适合不喝,会丢人里。老婆絮叨,这猫尿又辣又呛,花钱买罪受,喝个啥呀?我笑眯眯回应,男人爱酒,如女人爱衣服,女人看到中意的衣服,如蛾子寻到灯火,难以把持;男人遇到酒,如山羊碰到柳,难以割舍。有哲人说,喝酒,微醺最好!可男人呀,几杯猫尿下肚,就是脱缰的马儿了,忘乎所以,不能自制。酒能成事,更能误事;酒喝坏了身子,喝坏了感情,还是要少喝,甚或不喝!

今年,学校实行“禁酒令”,禁酒束缚住了我们这些“瘾君子”。静谧黑夜,与灯光做伴,神游书海,独自品尝这杯“酒”,才发现世间最绵长、最醇厚的“酒”,是泛着墨香的书呀!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转发,若复制刊用,请注明出处【天马竞辉原创文社】,谢谢!

作者简介:蔡永平,甘肃天祝人,喜散文、小说,笔耕不辍,作品散见于报刊和网络媒体。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原创】

【天马竞辉370期】蔡永平|散文《校舍变迁》

【天马竞辉346期】蔡永平 | 散文《撩病》

【天马竞辉331期】(蔡永平)散文《深山教师的座驾》

【天马竞辉322期】(蔡永平)散文《母亲的面皮子》

【天马竞辉314期】(蔡永平)散文《童年游戏》

【天马竞辉308期】(蔡永平)《儿时读书片断》

【天马竞辉293期】(蔡永平)带着母亲上北京

投稿须知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以下简称文社)

宗旨:天马竞辉,不分地域;竞相出彩,同放光辉。

投稿要求:原创首发,体裁不限,字数300字以上,诗词可数首同发,文责自负。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

有关注意事项:文社开通原创保护及赞赏功能,个人作品产生的赞赏总额(10元以上),六成以微信红包形式10天内发给作者(请作者主动加微信285095385),四成作为文社日常管理费用。未及时领取视为自动放弃。之后作品赞赏自动归文社管理;

请文友关注文社并积极分享转发文社作品,以相互激励、共同提升;若有报刊、杂志通过本文社发现好作品并予刊用,文社予以支持。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QQ号及微信号:285095385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顾问:李老先生、秦淮梦月、王琦

编辑:静之逸、不要叫我托马斯

校对:不要叫我托马斯

推广:弋溶、雨夜听风、溪水潺潺、雨之恋、西凉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