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怎么读音(文豪苏东坡写在颍上的这阙《江城子》,读来让人心碎!)

阙怎么读音

词曰: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话说苏东坡四十岁那年仕途受阻,心情烦闷。心说老子大学本科毕业,高考全四川第三,本来是杭州市长,正厅级干部.

给杭州老百姓办了六十件实事,不提拔俺倒也罢了,干吗非提拔王安石那孙子?
老王他牛什么牛,借三讲有群众反映我办公铺张为由,把我下放湖北黄州当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副处级。人家欧阳修和我齐名,人称苏修,可人家那官多大呀。  

回到家里,媳妇王朝云炒好两个小菜,老苏开了瓶四川老家带来的泸州老窖,自顾自的喝。朝云问,官人今天有啥不开心的事?说出来给奴家开心开心。
老苏闷头喝酒没理她。

这朝云是老苏第三任夫人,原本是第二任夫人陪嫁过来的丫鬟,老苏的第二任死后,就地取材续了她。
要说王朝云长得也挺好看,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可时候不好,赶上老苏这些年心气不顺,所以这对夫妻也只是表面上相敬如宾,实际上知心话都窝在心里。

那些年正是大宋王朝的最好光景,人民安居乐业,一亩地能产八百斤粮食,喂猪都用白面馒头。
饱暖思淫欲,宋朝人当然不例外。
就不说首都开封的歌舞升平,连黄州这破地方也欣欣向荣,桑拿浴、洗脚房、娱乐中心到处都是。

老苏本就风流倜傥,加上官场失意,所以经常借开会加班参加培训为名,深更半夜还到歌厅喝酒唱歌。
        
这黄州城里最火爆的一家娱乐中心叫着赏红楼,是宋神宗他小舅子的背景,当地官府哪敢过问。
老苏也真是胆大包天,硬是塞进来三万两投资款,对外号称投了三十万两,占赏红楼20%的股份。
实际上,赏红楼老板早就递了折子,就等自家姐夫派人来收拾老苏呢。

赏红楼的生意也确实火爆,每天一到傍晚,各种豪华进口座驾就呼啸而来,连小姐都是四头毛驴拉着来上班。
这里的客人都是有势力的,不是地主暴发户,就是县官府官,最不济也是个保甲乡绅以上级别的。
连武汉的地主吃饱了都往这儿扎。

老苏每次到这里,倒不是来找小姐,他找的是赏红楼的常务副总经理,是个年轻姑娘,年方二八,姓黄名轩窗,因为比较拗口,大家就叫她小黄。

老苏来这总是先喝黄州大曲(后来换成了颍上产的一匡天下),顺便和小黄按月分红,谈诗论词,针砭时弊。 
      
黄轩窗也是黄州市师范学院毕业,做学生时就被几家当地的金主包养过,见多识广,还会唱几首丑奴儿、钗头凤什么的,人长的比那李师师也差不到哪去。

苏东坡本就豪放不羁,加上落架凤凰不如鸡,在这穷乡僻壌,有小黄这样的红颜知更显珍贵。于是沉溺温柔乡里,忘却了官场争斗。  
       

却说王安石,自知推行新政阻力很大,在地方布了不少眼线,知道各地官吏公款吃喝,土豪列绅营私结党。
尤其苏东坡,不但强行霸占民间资产,还常在《黄州周末》上发表文章诗词,影射新政。王安石早想找茬修理他,没想老苏自己送上门来了。

可苏东坡怎么着也算声名显赫,文播四海,王安石一时也不敢拿他怎么着,于是就想出一计,推出了扫黄政策。

亲自率领800名京城捕快,分乘200辆京O牌子的车,连夜从首都开封出发,一路上不开警灯,不拉警笛,摸黑直扑赏红楼。
  
赶上老苏书读多了迂腐,不顾大宋王朝关于领导干部廉政的三令五申,当然被王安石当场拍住,各色人等一网打尽。

其他人都给了行政记大过处分,象征性罚款白银1000两,剩下的劲儿就等着严惩苏东坡。

问题是老苏因在宋朝作家协会挂职名誉副主席,有一定的组织资源,即便如此也只是官职被连降了三级。
为避风头,关系户当晚就把老苏送到颍上县治理八里河去了。
因为酒店涉黄,可苦了赏红楼副总黄小姐,好歹也是一代才女,竟然也被坐实了组织容留卖淫的罪名,送到短松冈劳改农场筛沙子去了。

话说老苏被贬到颍上后,仍不忘到处托人找关系,花了不少冤枉钱,愣是没能把人捞出来。
消息传到颍上后老苏大怒:三讲被告,投资被套,官帽越来越小,现如今小蜜又被抓,一时间心情跌宕起伏,含泪填了这阙《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词曰: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后记
后人为维护苏东坡的高大全形象,假说这是写给王朝云的,实际上是写给短松冈劳教人员黄轩窗的,老苏才华横溢,让人读来心伤。

世上有才华而不得志的人很多,但凡看过老苏,就没人敢说自己怀才不遇了。
撰文丨恭小兵
版式丨孔   梨
统筹丨李   伟

阙怎么读音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